2元彩票 www.xodi.com.cn ○刘渊

每天早晨,帕蒂古丽总是早早地上班,比同伴差不多要早一刻钟。干的是保洁工作,没有啥工具,工具就是扫把、撮箕、拖布什么的。一上班,抓起扫把就动手扫地,帕蒂古丽一会儿也不肯闲着。

帕蒂古丽是小区保洁员。年纪不大,刚30出头。一张鹅蛋脸红扑扑的,透着纯真和质朴。她家庭困难,丈夫有病,吃了低保,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。去年,一家服装厂的副厂长和她家结对认亲,给她家送来了米、面、清油,还送了四百块钱。之后,还经常上门嘘寒问暖。帕蒂古丽深深感到民族团结一家亲的真情和温暖。今年,她又被社区安排到花园小区当了一名保洁员。曾经在乡下舞弄过坎土曼的帕蒂古丽,干打扫卫生这种活儿,一点儿也不觉得苦——那把一米多长的大扫把,抓在她手上,好似书法家在挥毫走笔,一笔一划,舞得唰唰生风。她扫过的地总是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。

干了一会儿,同伴刘嫂招呼帕蒂古丽:歇一会儿吧!帕蒂古丽放下竹扫把,抹一把汗,看一眼手腕上的表说:你先歇着,今天天气好,我去把李姨背下楼来晒晒太阳。刘嫂翻着眼皮说:你真是菩萨心肠啊,天天把李姨背上背下的,也不觉得累?帕蒂古丽笑着回了句没事,就闪身走了。

李姨是花园小区的一位住户。先前当小学老师,后来,两条腿犯严重风湿关节炎,提前退了休。虽说有个女儿,可女儿成了家,一个星期只能回来看望她三四次。帮着做做饭、整理整理卫生,就赶着去上班了。这样,李老师成天只能伴着一台电视和一份《库尔勒晚报》,一个人过着清寂的日子。帕蒂古丽到小区上班不久,一次在打扫楼道卫生时,李老师听见楼道有响动,撑着双拐开了门,看到帕蒂古丽正在拖地,便招呼她:你是新来的吧,累了请到屋里歇歇,喝口水。

帕蒂古丽盯着李老师胳肢窝下的双拐,不知深浅地问了句,您的腿咋啦?李老师脸上顿时掠过一朵愁云,颤着声音说:腿不中用啦。帕蒂古丽看出李老师的难处,又问了一句:那你不方便上楼下楼咯?李老师重重地点了点头,又长长短短地叹了口气——这一声长长的叹息,立时像锥子一样,一下刺痛了帕蒂古丽的心,她心里阴晴雨雪的,很不是滋味。

就从这一天起,帕蒂古丽把李老师叫做李姨,只要天气好,她每天都会背李姨到小区中心花园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晒晒太阳。

以前,李老师成天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屋里,70多平方米的两室两厅就是她全部的生活空间。两条腿使不上劲,要想站起身子,得把拐杖撑在胳肢窝里,浑身提着劲,才能慢慢地直起身来。挪一下拐杖,迈一步,从沙发到客厅的窗户,短短七八步,也是步步踩着艰难、踩着心酸??!即使挪到窗户跟前,又能怎么样,打窗口望出去,什么也看不到,视线总是被对面的楼房和树木折断了,她只能无奈地深一口浅一口地直叹气……

从帕蒂古丽背着李老师到小区中心花园散心后,李老师的心里变得花儿烂漫——太阳煦暖地照耀着,花草可爱地芬芳着,李老师和邻居姐妹们有说有笑,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。由里到外,李老师整个儿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过了一些日子,又过了一些日子。帕蒂古丽每天背着她李姨下楼上楼到中心花园散心,整整一个月了。那天傍晚,帕蒂古丽背着她李姨回到屋里,刚要折身走,被她李姨一把拽住了,说:古丽,你坐一会儿。不坐啦,帕蒂古丽笑着说:李姨您歇着吧!李老师还是不松手,摸摸索索从口袋里掏出三张百元大钞,塞到帕蒂古丽手里,哽着声说:这点儿钱,你拿上。

李姨的意思,帕蒂古丽一下全明白了。您这是干啥呢?她立即把李姨的手挡了回去:李姨,您老可不能这样。

别嫌少,李老师说,难得你一片善心,成天把我背上背下的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??!

真的不能要,帕蒂古丽挣脱她李姨的手,唱歌儿似的说:我年轻,好手好脚的,能帮的帮一下,我们是一家人嘛。没等她李姨再说什么,帕蒂古丽飞快地一扭身,几步走到门前,回过头对她李姨说:您放心,以后每天我还会来背你去花园散心的。

防盗门“啪”的一声被帕蒂古丽拉上了。接着,楼道里响起一串下楼的脚步声,轻快、有力,一阵风似的渐渐远去…… (作者单位:华山中学)

网络编辑:小熊

分享此文到: